大姐撲通一跪,牽出背后感人故事!
2024-03-11

“你是振東集團李總吧?”一個服務員大姐撲通一下跪倒在他身邊,李安平大吃一驚,心想:壞了,這是要訛我?

這一幕發生在2016年的7月1號,李安平應長治市國稅局邀請到平順縣王家莊村調研中藥材扶貧種植項目,并講了兩個小時黨課。一上午的忙碌過后,李安平和主管領導在飯店準備吃午飯。哪曾想,一個服務員大姐竟撲通一聲跪下了。

振東集團,振東,李安平

李安平連忙扶起大姐,問大姐怎么了?大姐流著淚激動地說:“您是振東集團李總吧,您能不能去我家吃頓飯?”李安平還是一頭霧水,不知道大姐意欲何為。

“李總,要是沒有你,我的女兒就上不了大學?!贝蠼憷畎财降氖?,哽咽著繼續說。幾年前,大姐的丈夫癱瘓在床,她當服務員的微薄工資就是一家人的全部收入,女兒要上學、丈夫要吃藥,生活實在困難,女兒能順利上大學全靠振東集團每年資助的一萬元。

在場的人不知何時都被這位大姐說得感動了,甚至有人擦拭眼淚?,F場的一位領導說:“安平,這你可得去!畢竟是大姐的一番心意?!崩畎财揭膊缓迷偻妻o。

振東集團,振東,李安平

一進大姐家,李安平看到家里只有幾件破敗老舊的家具、床上躺著一個不能動彈的男人,忍不住鼻子發酸,深感大姐一家生活的不易和大姐的堅強。

大姐繼續訴說著對李安平的感激。

原來,大姐上初中的女兒深知母親一人扛起家庭重擔的不易,省吃儉用、勤奮努力,成績名列前茅,不甘心就此輟學,但又不想給父母親增加太多負擔。于是,和父母親商量,能不能讓自己讀完高中,但不參加高考,高中結束立馬就去打工。

話雖這么說,女兒還是偷偷去參加高考了。

一天,女兒踱步走到父母親面前,說:“媽,我告訴你們一件事,這對我來說是好消息,可對你們來說是壞消息?!迸畠旱椭^,邊說邊紅了眼眶。

夫妻倆聽到后,立馬明白怎么回事,“家里要出大學生了”!可緊接著,就發起了愁,高中的學費不多,勉強可以湊一湊,可是上大學,學費加上生活費一年就要上萬塊。這么多錢,去哪弄呀?

一晚上夫妻倆輾轉反側,腦海里全是女兒哭泣的畫面。

第二天,他們不得已去尋求村支書的幫助,村支書把這個情況告知了鄉黨委書記。鄉黨委書記立刻給李安平打去了電話,聽完后,李安平當即指示扶貧辦落實此事,決定每年資助他們家一萬元。由此,大姐的女兒才得以順利上了大學。小姑娘也很爭氣,畢業后又考上了市里的公務員。

那天,大姐給李安平做了一碗饸絡面。李安平說,那是他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饸絡。

大姐撲通一跪,牽出背后感人故事!

“你是振東集團李總吧?”一個服務員大姐撲通一下跪倒在他身邊,李安平大吃一驚,心想:壞了,這是要訛我?

這一幕發生在2016年的7月1號,李安平應長治市國稅局邀請到平順縣王家莊村調研中藥材扶貧種植項目,并講了兩個小時黨課。一上午的忙碌過后,李安平和主管領導在飯店準備吃午飯。哪曾想,一個服務員大姐竟撲通一聲跪下了。

振東集團,振東,李安平

李安平連忙扶起大姐,問大姐怎么了?大姐流著淚激動地說:“您是振東集團李總吧,您能不能去我家吃頓飯?”李安平還是一頭霧水,不知道大姐意欲何為。

“李總,要是沒有你,我的女兒就上不了大學?!贝蠼憷畎财降氖?,哽咽著繼續說。幾年前,大姐的丈夫癱瘓在床,她當服務員的微薄工資就是一家人的全部收入,女兒要上學、丈夫要吃藥,生活實在困難,女兒能順利上大學全靠振東集團每年資助的一萬元。

在場的人不知何時都被這位大姐說得感動了,甚至有人擦拭眼淚?,F場的一位領導說:“安平,這你可得去!畢竟是大姐的一番心意?!崩畎财揭膊缓迷偻妻o。

振東集團,振東,李安平

一進大姐家,李安平看到家里只有幾件破敗老舊的家具、床上躺著一個不能動彈的男人,忍不住鼻子發酸,深感大姐一家生活的不易和大姐的堅強。

大姐繼續訴說著對李安平的感激。

原來,大姐上初中的女兒深知母親一人扛起家庭重擔的不易,省吃儉用、勤奮努力,成績名列前茅,不甘心就此輟學,但又不想給父母親增加太多負擔。于是,和父母親商量,能不能讓自己讀完高中,但不參加高考,高中結束立馬就去打工。

話雖這么說,女兒還是偷偷去參加高考了。

一天,女兒踱步走到父母親面前,說:“媽,我告訴你們一件事,這對我來說是好消息,可對你們來說是壞消息?!迸畠旱椭^,邊說邊紅了眼眶。

夫妻倆聽到后,立馬明白怎么回事,“家里要出大學生了”!可緊接著,就發起了愁,高中的學費不多,勉強可以湊一湊,可是上大學,學費加上生活費一年就要上萬塊。這么多錢,去哪弄呀?

一晚上夫妻倆輾轉反側,腦海里全是女兒哭泣的畫面。

第二天,他們不得已去尋求村支書的幫助,村支書把這個情況告知了鄉黨委書記。鄉黨委書記立刻給李安平打去了電話,聽完后,李安平當即指示扶貧辦落實此事,決定每年資助他們家一萬元。由此,大姐的女兒才得以順利上了大學。小姑娘也很爭氣,畢業后又考上了市里的公務員。

那天,大姐給李安平做了一碗饸絡面。李安平說,那是他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饸絡。